律师: 6 万枚比特币被英国收缴 中国受害者能追回损失吗?

币安Binance,全球排名第一的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稳定,安全,可靠!→
欧易OKX,最大的老牌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对中文用户非常友好!→
芝麻开门Gate.io,老牌加密货币交易所,2013年创办至今,原名“比特儿”!→


作者 | 刘正要律师

一、案发经过

根据网上已有的信息,今年 3 月 18 日,英国法院判决华裔英籍女性简雯参与洗钱犯罪成立,将于 5 月 10 日宣判具体刑期。

简雯在中国出生、长大,与英籍丈夫 Marcus Barraclough 结婚后来到英国,后两人离婚。简雯离婚后独自抚养儿子,在伦敦一家中餐馆外卖店工作,其兼职工作包括炒币(虚拟货币)。当简雯在微信上看到一则招聘管家的信息后,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简雯应聘了管家职位,并遇见了未来的雇主钱志敏(化名 zhangyadi)并最终应聘成功。

根据网络上披露的信息来看,实际上钱志敏(绰号花花)的身份是天津蓝天格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实控人。钱志敏在中国大陆通过前述公司进行非法集资,之后卷款跑路(应该是把资金换成了比特币),最终定居在英国,但是因为身体多病、语言不同等原因,其在英国雇佣了简雯。

之后简雯确实过上了“神仙般”的日子:豪宅、豪车、珠宝等等应有尽有,但最终因为其(或是帮助钱志敏)购买一处豪宅时因为不能证明购房资金的合法来源,被英国的警方盯上。之后具体的细节刘律就不写了,最终的结果是钱志敏感受到了法律风险而潜逃,简雯被英国法庭判决洗钱罪名成立,最终的量刑要到下个月出来。

二、关于天津蓝天格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在英国这个新闻出来前,刘律确实没有留意过天津蓝天格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天格锐公司”)任何情况,前十年甚至前三、四年都是非法集资案件的高发年份,蓝天格锐公司在 2017 年暴雷可能就不那么引人注目了。

我们查询了蓝天格锐公司的基本信息,其目前竟然仍是存续状态,不过已经上了各种黑名单了。

通过查询裁判文书网,网上公开的有关蓝天格锐公司非法集资犯罪的刑事判决共有 12 个,判决法院有河南罗山县法院、河南滑县法院、绍兴市上虞区法院、秦皇岛市海港区法院、浙江新昌县法院、上海崇明区法院、吉林公主岭市法院等等。其中比较有意思的是,吉林市船营区法院判决的万某某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2017)吉 0204 刑初 338 号)中,蓝天格锐公司还作为证人出具《情况说明》,证明万某某在其公司购买理财产品共计投资 180 余万元。

现在网上公布的裁判文书基本上都是蓝天格锐基层业务员被判刑,很少有公司中高层领导被判刑的文书,也无法准确地知道蓝天格锐公司非法资金的金额有多大。不过有一种可能就是在 2017 年钱志敏跑路时购买的比特币在 2023 年英国洗钱犯罪案发时有了大幅的升值。

三、中国投资人维权的可能性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消息,本案中扣押的 6.1 万枚比特币究竟该如何处理,英国皇家检察署已向法院提起了追偿程序,一旦这些资产没有权利人主张权利(类似于中国的案外人执行异议程序?),则可能会被英国没收,按照英国的相关规定,一半归英国内政部,一半归英国警方(类似于公安办案经费?)。

所以,在中国的蓝天格锐公司非法集资案受害人的发声特别重要,需要让英国政府、司法机关、执法机构了解到被扣押的 6.1 万枚比特币中有中国公民的合法财产。

那么,身在中国的蓝天格锐公司非法集资案件的受害人具体该如何维权?刘律师在法律层面想到的有两点:

一是在国际司法合作中,中国和英国同属“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简称FATF: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on Money Laundering)成员(中国于 2007 年加入)。在 FATF 的“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40 条建议》(2003)”的Mutual legal assistance and extradition一章,Recommendation 36条中明确建议:“Countries should rapidly, constructively and effectively provide the widest possible range of mutual legal assistance in relation to money laundering and terrorist financing investigations, prosecutions, and related proceedings. In particular, countries should:...

简单翻译过来就是:在反洗钱的国际司法协助、引渡中,(建议)一方不以犯罪行为涉及财政事务、金融机构保密等为理由拒绝执行司法协助。

二是在国内司法实务中,我国的《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中明确规定了办案机关向外国请求刑事司法协助时,应当依照刑事司法协助条约的规定,经其主管机关审核同意后通过外交部向目标国提交司法协助请求书。

比较巧的是,2015 年 8 月 29 日我国人大常委会作出了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关于刑事司法协助的条约》的决定。所以,我国的司法机关完全可以通过外交部来和英国相关部门沟通本案中的赃款退还事宜。

虽然无论是国际司法协助还是国内司法实务对于我国、我国公民向英国、英国相关部门(执法、司法等)主张退回涉案款项有理、有法可依,但是刘律师想要说的是现实往往是复杂的,不是几个国际条约、国内法律规定就可以搞定的。背后还有复杂的多种因素,这不是一个、几个人/群体/组织机构所能决定或影响的。最近的案例就是 2019 年马来西亚 MBI 创始人张誉发诈骗(或传销)案引发大量国内受害人到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门口“维权”(虽然是跪着维权),这种方式既合情又极端,黑色幽默的背后是流不尽的眼泪。

最后,回到文章标题的问题,刘律的答案是:中国的受害人有挽回损失的可能,但是需要中国的司法机关足够给力。

阅读原文
https://www.wublock123.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47&id=26142

版权声明:
作者:吴说区块链
链接:https://www.btcbus.net/15811.html
来源:比特巴士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